生你妈逼的日

  又到生日,又老了一岁,从医学角度上讲,从这一天起开始,身体的各种机能会开始老化,现实是从我大学毕业走上社会以后,就开始觉得身体开始老化了,所以这点并不会给我带来恐惧,而且该恐惧的也已经恐惧过了,现在也只是习惯了罢了。

  心情因为某些人某些事变得很坏,不想骂人,因为已经无力了,所以引用一位朋友开导我的话,为什么世界上有这样的贱人,因为有我这样的比他们还贱的人在惯着他们,我觉得这句话对我来说最治愈,还能让我一乐。

  脑子里对生日的印象很模糊,属于基本没过过生日的类型,小时候在老家,过生日的时候想叫些小朋友一起玩,但因为这个季节这个时间基本上都是大雪堵家门的,所以没有人陪我,每次都是爸妈买个蛋糕给我随便应付一下,唯一有次印象相对深刻的是老妈骑着踏板摩托车带我,雪地太滑,我们连人带车滑了四五米远,最后推着车一瘸一拐的到饭店,浑身泥雪,把摔的稀烂的蛋糕放桌中间就那么吃了。之后随着爸妈的浪漫情怀逐年减少,我这个生日也越来越是个形式,随后连蛋糕也没有,在家里随便烧两个好菜而已。

  第二个记忆比较深刻的生日,是在高中,十八岁。临近高考,因为住校,叫上许多同乡好友,在一畅饮的火锅店闹腾,基本上都喝大了,一个个开始伤感,有傻笑的,有大哭的,相互拥抱,各抒情怀。现在想来那时候我们可能都没经历过什么离别,才十一月份就开始为了来年五月份的离别伤感酗酒,后来我们就这么持续的伤感了半年,每次一伤感就集体酗酒,还能美其名高考压力过大放松,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畅饮,每次吃饭只要一百多块,就能喝上几十瓶啤酒,多好的事儿。而那次生日过后的第二天,我带着张宿醉的脸迷迷糊糊的跑去献血,最后莫名其妙的还被学校知道并且全校通报表扬了。

  最后一个,是最想忘掉的一个生日。大学,她,没有生日礼物,没有豪华大餐,只有在盘子上用奶油写下的生日快乐。但却记忆深刻。

  截止至目前为止,收到短信六条,两条来自银行信用卡中心。微博祝福若干。还有微博一位不知名的博友送的未知的礼物。谢谢你们。

  让我又度过了一个孤独的生日。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