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对于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天气,我觉得就应该找个有很大落地窗的小咖啡馆子,随便点上一杯什么喝的东西,拿一本周云蓬的书,期待着认识一个文艺女青年,当然,如果直接有个女青年可以和我在这样的一个天气窝在床上疯狂的做爱,筋疲力尽并且浑身赤裸的躺着,用条薄薄的白床单蔽体,然后沉醉在这窗外的秋日阳光里,沉沉睡去,那么开头的这些什么找个咖啡馆的屁话就真的变成彻彻底底的屁话了,因为想要认识个文艺女青年的最终目的也就是后面的这一段。

  而我,现在只能是个被满办公室的嘈杂声吵醒,睡眼惺忪,庆幸刚才的午睡没有流的满桌口水,期盼快点下班,每天朝九晚五,在上海十年无房无车无女人,连脑子都充满了荷尔蒙的一个硬盘,就靠着周末不停的酒醉来麻痹自己。其实不能算没有女人,因为我刚有了一位女友,在一起一个星期,然后她要一个人去游历我们伟大的祖国,到那一片荒芜的西藏去,享受着被藏族老大妈和小伙团团围住夸赞其美貌并纷纷表示要把她抢回家做媳妇的待遇,而她对此也确实乐此不彼,至少从我们为数不多的电话和短信里我能看出来是这么个意思。可怕的是我突然感觉到,我对她没有丝毫的欲望了,非物质,也非精神,说白了就是,我比她有钱,不需要她给我什么,而我这样的一个臭不要脸的自觉已经不能再不要脸,所以她也不能在这方面让我更上一层,最关键的一个,我不想和她发生肉体关系了。

  我觉得这话说的算是有点委婉了,毕竟怎么说也是我女朋友,而且这篇东西她应该也是能看到的,所以我直接说做爱的话肯定是不好,而且我也需要展示一下其实我并不是真的那么不要脸,必要的时候还是会要点儿的。好了,扯远了,回到正题上,其实之前,我是很想的,至少之前很想,可是现在,真的是一点都不想了。按照我自己的理解,这算是精神阳痿,而且一蹶不振。我害怕对一个女人产生过分的依赖感,因为我就是对我之前的女朋友产生了过分的依赖感,这种依赖感主要也集中在某些器官上,所以造成我后来生活上的不能自拔,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夜晚被荷尔蒙憋醒的日子,并且最终决定要学会怎么和女人交流而不是只把那个流字去掉。但自己却又深深的觉得如果对一个女人产生了精神上的依赖感的话,是会死的比我之前的那个对肉体产生了依赖感的更惨,所以就出现了我的精神阳痿。

  这篇东西写到这里就觉得写不下去了,因为我确实是不擅长写东西,并且也懒的写东西,但是多亏了我这份无聊的工作,让我得以有时间看很多无聊的书,比如韩寒的。对于他的印象,最初就觉得他是个小流氓,因为我进入我们学校的时候他刚刚退学走,没能来得及认识他,学校里的老师也都表示出了对他的鄙夷,用尽了浑身的解数来向我们传达一个他并不能成为我们这所百年老校的代表的思想,而且那个时候看他的文字,觉得他所经历的,充其量就是个马仔,还并不能称之为一个混混,而哥及其一帮兄弟们才是真正的混混,呼风唤雨,看人都恨不得用脚趾头看。现在十年过去了,他依然是个流氓,一个真正的流氓,但是作为痛恨他这个流氓的主体已经变了,至少我没觉得他是个流氓,真正觉得他是个流氓的人指使着一些国家力量天天蹲在那个小小的显示器前面,研究着韩寒刚发布的博文是不是应该删除,而删除的依据仅仅是他们能不能看懂,至少我们觉得他们看不懂的东西都被他们删除了。

  再次跑题。

  其实没有题,对于我这样一个胸怀大志,到最后却发现自己身上唯一的两个志就是嘴角上的一个和屁股上的一个的人来说,这样已经是不错了。

Post Comment